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磺酸衍生物行业设备有限公司

  • 首页
  • 环保
  • 四年洗掉抄袭嫌一朝回到解放前:《极限挑战5》

四年洗掉抄袭嫌一朝回到解放前:《极限挑战5》

发布:admin06-11分类: 环保

  如果你还不知道《极限挑战5》第一集抄袭《running man》,那你就out了。

  5月12号,因为“极限男人帮”无法重聚,《极限挑战5》在“不那么被期待”的情况下播出。首播收视虽然高达1.8%(隔壁《奔跑吧3》首播收视1.3%),无奈出圈的却是“集装箱迎接新人”抄袭《Running Man》,这让东方卫视这档王牌综艺一出牌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实际上,在过去的四季里《极限挑战》不止一次面对抄袭的质疑,然而在面临换嘉宾、换导演之际,抄袭这一举动,基本上可以看成是节目组的自杀行为。

  2015年7月17日,韩国MBC电视台炮轰《极限挑战》抄袭《无限挑战》上了韩国大型门户网站naver演艺版头版,内容有理有据,甚至还配上长长的对比图。

  当时距《极限挑战》播出仅一个月,面对韩网的质疑和网友的谩骂,东方卫视给出的回应是“节目确实有借鉴不少韩国和欧美节目,但这属于创作重合的情况”。东方卫视市场推广部副总监周捷表示“在整个综艺环境中,很多节目都有创意撞车的情况,对观众来说,重要的是谁的节目做得好。”

  第一季《极限挑战》的初衷是制作一档原创节目,反映出平凡男人的不易、拼搏、魅力与逆袭,让电视机前的男人找到共鸣。如果从这一点看,最初的《极限挑战》确实与《无限挑战》有些不同:后者聚焦在“完成不可能完成的挑战”上。然而无论是游戏设置还是细节捕捉,都没有超出《无限挑战》画下的圈。

  “你攻击我的一期节目,我就拿下一期节目来证明,你攻击我两期节目,我就拿三期节目来证明给你看。”倔强的严敏并没有花太多口舌挽回口碑,而是全力以赴打造后期节目。

  “抄出了新意”是网友在第一季结束后对该节目的评价,因为嘉宾实在选得太好,让网友对节目某些“涉嫌抄袭”行为十分宽容。因为三傻三精的个人魅力,节目组开始慢慢摸清未来前进的套路:破中求立,顺其自然。

  从第二季开始,《极限挑战》被冠以“国民综艺”的称号,第十期节目“暗战”播出后,鸡条的口碑直线上升,游戏、剧情、烧脑、娱乐被节目很好的融合在一起,观众的体验感很强,是一部看完之后可以直呼精彩的节目。

  与杜海涛之于快乐家族、李光洙之于Running Man不同,这档节目中的六位嘉宾处于平等地位,同时又释放出不同能量。鸡条粉丝曾表示“请嘉宾不如就看六个人自己玩”。

  在第三季播出前期,严敏接受采访时说道:《极限挑战》从来都是鼓励演员自由发挥,只做设定,不做剧本。我们在拍摄过程中会尊重演员个体的不同,在此基础上给予引导,但从来不去做强制性的设定,而是让节目和嘉宾共同成长。6人通过相互认知,形成良好的团队模式,人设就在其中产生,从而形成了特色和区分。这是三季以来《极限挑战》一直在坚持的一个方面。

  之后的《极限挑战》,更多地表现出了对社会的思考,严敏不止一次在采访中提起一档电视节目应该和国家的命运联系到一起。

  在用了将近两季的节目量积攒国名度之后,第二季第十一期,严敏呈现出了一档不太一样的《极限挑战》,六名成员开始体验老了以后的自己。第三季,第四季中,高考、教育、农村儿童等等社会话题都开始出现在《极限挑战》的节目里。

  “《极限挑战》是一场永远在进行中的社会实验”严敏用了四年的时间,跌跌撞撞地寻找《极限挑战》的归属,虽然第三季、第四季的豆瓣评分不再那么高,但能做出情怀,已经是这档综艺的胜利。

  然而前人好栽树,后人难乘凉。就像小猪在节目中所说“极限挑战没那么好做”,明显想打安全牌的施嘉宁导演仅用一期节目,就刷掉了观众近半的“信任值”。

  2015年夏天,与《极限挑战》同期争宠东方卫视的还有一档喜剧综艺《欢乐喜剧人》,作为《欢乐喜剧人》第一、二季的总导演,施嘉宁填补了多年来喜剧综艺的空缺。

  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这两档节目都没有任何可比性。如果认真计较,在两档节目起步初期,施嘉宁的压力可能比严敏更大些。

  一方面,喜剧综艺需要一支具备交叉能力的团队:既要具备喜剧专业性,又要有季播节目的经验;另一方面喜剧节目缺乏模式借鉴,我们无法在世界范围内成熟的喜剧模式中,找到可以与中国喜剧节无缝接驳的参考先例。可以说施嘉宁是另一条道路的开荒者,这大概也给与了他和团队敢接《极限挑战5》这个烫手山芋的信心。

  两个节目拥有两套不同的运作机制,如果说《欢乐喜剧人》是一个工匠作坊,那么《极限挑战》就是一个斗兽场。施嘉宁此前表示“在喜剧类节目当中我有非常多的经验积累,是自信的;但《极限挑战5》对我来说,最大的两个字叫‘学习’。”而目前这位“喜剧人”也面临着较大的挑战。

  “求稳”是施嘉宁导演为自己开出的药方,在延续节目风格的同时,依据现有条件做出一些必要的调整。但从第一期的表现来看,施导理解的“节目风格”似乎与观众有较大差距。

  抄袭问题按下不表,后续围绕垃圾分类虽然撞题《奔跑吧3》,但7位成员玩起来还不错,也让一部分观众get到了不少笑点,但许多老粉却并不买账:节目完全失去了与《奔跑吧》的差异性,不仅6+1的嘉宾安排透露着诡异,敷衍地将老游戏堆叠、赤裸裸地说教、为了任务完成任务,对于粉丝来说,新一期“鸡条”失去的不仅是男人帮,还有节目的内核。

  作为相声演员,户外综艺里的小岳岳仿佛失去了自己的主场,从《了不起的挑战》第一次接触综艺开始,就有观众表示:小岳岳似乎有些缺乏综艺感。诚然,第一期小岳岳贡献了不少笑点,但作为一名“常驻嘉宾”,小岳岳不能一直靠“蠢”生存,尤其是在《极限挑战》里。

  综艺里,节目组“贴心地”将一场比赛设置为相声表演,依靠着老手艺,小岳岳和雷佳音才堪堪拿到了第二枚印章。

  此刻就要求施导和小岳岳在不属于自己的主业领域走出一万米,显然不现实。施嘉宁表示做一个项目就像西西弗斯把一块石头推到山顶的过程,要在不断的归零中探索。

  这是严敏曾走过的路,可惜,在粉丝的极致要求下,施导要面对的问题显得更加艰难。

  “这次因为我们来的人少,飞行嘉宾在天上飞的时间可能会久一点。飞的久没关系,他们也是飞来的。”

  节目开始,黄磊一边介绍着新成员雷佳音、岳云鹏、迪丽热巴,一边向观众解释换人只是暂时的,黄渤和孙红雷最终还是会回归节目。不仅如此,走红毯时,四名老成员还为两人留出了位置。

  节目如此上道,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安抚鸡条粉丝的心。然而粉丝并不买账,甚至有人决绝地表示:《极限挑战》只有四季。各个网站上“极限挑战”已经变成了粉丝发表不满的吐槽之地。

  培养综艺IP已经成为各大网台争夺核心观众的有效手段之一,培养综艺专属的粉丝可以更有效地加强粉丝粘性,而《极限挑战》无疑是早期享利者。

  “鸡条男人帮”的成功营销,吸引了大量粉丝,他们深知节目中的每一个梗——“极限挑战节目经费有限”、“极限挑战,这就是命”、“人与人之间能不能多一点信任”,可以说,早期《极限挑战》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这批粉丝。

  然而鲜花后面难免藏着深谷,吸粉也会带来副作用:高质量内容会增加粉丝的期望阈值、限定粉丝的接受范围,而后会更难容忍节目质量的下滑及形式的变化。《极限挑战》第二季成为质量的巅峰之作,此后在第三季、第四季上都多多少少遇到了此类问题。

  当然不仅只有《极限挑战》面临这样的尴尬,所有粉丝化倾向较大的综艺,如《明星大侦探》、《中国有嘻哈》、《奔跑吧》等都在同样的漩涡里挣扎。他们犯得错误不仅仅是做的不够好,更多的是偏离了粉丝的设想轨道。

  如《明星大侦探》在提供了“恐怖童谣”、“玫瑰酒店”等高质量内容之后,观众大量转化为节目的拱顶粉丝,但也开始难以接受节目邀请更多嘉宾、设计新类型节目。

  在第四季收官时,观众对《头号玩家》的评价出现两头分化,一部分认为新游戏很有创新感,另一部分也难免觉得《明星大侦探》丢掉了节目的初衷,只有“何撒鬼白鸥”才是“明大”之魂。

  《极限挑战》第五季在豆瓣的评分只有5.5,大部分粉丝把气撒在了施嘉宁和迪丽热巴身上,大有脱粉回踩之势,部分理智粉丝也表示新一季节目已经失去了原本节目的灵魂,《极限挑战》经过4年的洗礼,终于又回归到了一档“热衷于撒鸡汤硬说教的抄袭综艺”。

  “吸引粉丝”对综艺及大部分内容来说,不是选择题,而是必须占领的绝对高地。但此后需要面对的问题却是一个无解的死胡同,没人敢尝试因噎废食,也许就算是原版人马的《极限挑战》,任然会面临同样的问题。

  继续啃下这块硬骨头,还是向粉丝举手投降,以现在的这种状态走完一季,是横在施嘉宁面前的难题。如果不能打赢这一仗,面对《极限挑战5》的就是成为这一经典综艺IP的最终章。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